bliss  


最近回去之前工作的地方找人聊天,一些朋友看到我都會問我,「最近在做什麼,怎麼看你沒啥出現」。這句話大概聽了10次有吧!我還是像填寫著正確答案說出差不多的話,「一樣囉!還是在接Case不好也不壞,也沒多新的案子」。聽起來似乎有點想敷衍朋友但其實不然,我只是沒這個面子說,「錢燒的差不多要光了,你那邊有沒有工作能介紹給我」。要說出這樣的話不知道需要多少的勇氣,Facebook上我不想把一些不好的情緒、低落的情緒寫成文字抒發上去,有些話我說不出口、有些話當下發不出去、有些話未必想說

每當我回去找朋友的時候似乎都會聽到相同的開場白,講著講著我似乎對這句話開始懼怕,為了掩飾真實的情況,我選擇了很安全的答案,又沒法很坦然的面對以前曾經在同個屋簷下工作的朋友們,眼神不敢主動接觸,深怕又聽到相同的開場白

人們都習慣性想建立一種「我很好,那麼你呢?」的美好外表,但內心卻不知道已經崩塌到何種地步。人們不會大聲的向人求救,「拜託!我需要幫忙,我很需要你」。在這個社會下,正常人不會這樣做,就算做了別人也當你是瘋子。當然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不是想求救,只是想提起勇氣坦然的面對自己不敢正視的那個黑洞

想了一下過去的SOHO時光,學到了什麼、獲得了什麼、失去了什麼,想著想著卻有種「志願表單只填幾個選項的感覺」,這段時光看似虛度但總是會得到些什麼,比起結果我更喜歡去想「過程中我得到些什麼」。這段時間是我走向內化,重新檢視「我」是一個怎樣的人,親身去體驗社會的道理,而不是聽著老一輩人的告誡。你也知道有些人就是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,說好聽一點是這些人用聽的沒有FU,非得讓社會好好FUCK一番才會知道箇中道

我想過去的我,孤傲、任性、有一股誰來都一樣的莫名霸氣,或許這就是一個初出茅廬血氣方剛小伙子的寫照。到目前為止,我還是有著一股霸氣,但這股霸氣越來越能為我所用。套句海賊王的說法,並非所有人都有霸氣,這樣看似自我感覺良好,又何嘗不可呢!(笑

一直一來我都習慣「做我自己」,實際上想在這個社會上「做你自己」是有難度的,為了某件事情屈就改變,老一輩的經驗牽制著人們自我發展的可能性,搞得每個人外表看似不同,行為模式好像都是同個模子印出來。「做我自己」的我在一般人眼中顯得非常異類,格外難搞。這時候我又得自我感覺良好的說,「我沒想像中的難搞」。站在你面前的不是一個老謀深算摸不清楚的敵軍,而是只要一句話就滴血結義的好兄弟,單純的人看複雜的人越看越複雜,複雜的人看單純的人越看越複雜,人們都不願相信有那麼一個人想法如此的單純

謝謝在這段期間幫助我的朋友們,沒有你們我想我會提早做蛹自縛,深陷動彈不得的泥沼。
破蛹成蝶的那刻,終究會飛向屬於它的那片天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零的極限

林小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